35f7be44ad345982090f21370ef431adcaef84bd  

有人把對這次訴求變質學運的正反方看成是統獨之爭,但如果說到統獨對抗,在某種程度是過度簡化了問題,卻又把反對人士的遮羞布掀開,讓問題回到他們的核心訴求,也就是要偷渡台灣獨立

如果把統獨看作是一連續光譜,在急統或急獨一定都有其市場。台灣有主張急統的人士,像是白狼等人殆無疑問,但人數和獨派比起來並不是很多,很難歸類為一個統派。所謂被獨派人士批鬥的統派(或被花果山稱為賣國賊)有很大一部分是假象,在某種意義上是變格的獨派,我們或許可以把這種思維稱做獨台。我在參考前監察院長王作榮對台獨的三種分類,做出以下分類和敘述如下。

 

一、以李登輝、陳水扁為首的政客型台獨派:實際上是假獨派,或是可變型的獨派,跟蔡同榮這些老台獨比起來並不能算是真正的台獨。我們不妨查一下李登輝、陳水扁這一類人的從政史,不難發現他們有幾個不是當過國民黨黨員的?過去也是跟你我一樣高喊中華民國萬歲、三民主義萬歲,或是台獨是死路一條之類的話語,次數不知凡幾。看似死硬派台獨,實際上可以隨時見風轉舵、變換顏色,或者將台獨議題束之高閣。像李登輝信奉過日本帝國主義、共產主義、三民主義、台獨主義,大多是為了出人頭地才把這些主義掛在口上,但實質想的事甚麼我們不得而知,只要當他們發現風向不對就立即「改宗」,最明顯的就是選舉時都說要超越統獨、兩岸政策務實,但上台後玩的是甚麼?比照一下蔡同榮、張燦鍙、彭明敏這些老台獨,為了台獨奔走不顧身家性命或避居海外,一輩子沒有加入過國民黨,這類人身上似乎還有幾分猶太人獨立建國的味道,真的是差太多了,而這些差異美國人洞若觀火。美國人沒有充分信任過他們,從來沒有把具有機密性的武器賣給台灣,怕這些騎牆派的台灣政客倒向中共會洩漏機密。

 

二、以馬英九、郝柏村等人為代表的蔣經國型台獨:他們是中華民國、國民黨、蔣經國為主的死忠一派,只要今天能在台灣喊出中華民國萬歲,那我們所居住的台灣就實質上獨立於中國大陸之外,我們就可以跟著喊一聲台灣或中華民國萬歲,這是真正死硬派的台獨,或者是讓台灣跟中國大陸兩個政權過著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一國兩府的「獨台派」。他們可以跟中國大陸政府談判、協商,但不會想要在任內統一,因為當個有點水分的土皇帝比處處聽你指揮的特首好。就如同monopoliest板友形容的一樣,「皇帝不會賣國,只有想當皇帝又當不成的會」,賣台只會讓國民黨失去在台灣作威作福的實權,損害國民黨利益甚巨,根本不在計畫之內。

 

三、以美國、日本為代表的帝國主義型台獨:就是貨真價實的台獨。最終目標是建立「台灣共和國」,使台灣永遠脫離於中國,成為他們的看門狗,扼住中國通往海外的咽喉,要中國永遠在他們的防堵控制之中。但經歷過阿扁時期,我倒覺得美國策略是「想獨台卻不攤牌」,至於日本喔,誰管他,自己問題都處理不完了。至於要出兵幫助台灣獨立,抱這種想法的還是洗洗睡比較好。

 

以我對中國大陸,或說對中國文化的一點淺薄理解,中國大陸是很想統一的,因為受到大一統的思想影響很深,另一方面則是中華民族的一股民族性。中國在過去是個泱泱上國,但在列強侵略後變成次殖民地,中國人民是深深以此為辱。好了,現在他們起來了,因為民族性中的「永不放棄,永遠都有希望,永遠都不會走到絕境」這種精神正是華夏民族五千年來雖艱難困苦,但一直傳承不息的原因。現在是個經濟、軍事上的強權,他們想要揚眉吐氣、一雪前恥,看到有塊領土孤懸海外受到列強勢力干擾,你想他們會作何感想?所以常常看到兩岸緊張時,對岸領導常常會說「鄉愁」、「國殤」之類的用字,我想這是一種十分危險的警訊。要讓對岸放棄統一台灣這一想法,我想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十幾億的中國人被打到趴在地上,永遠再也站不起來,或是被殲滅,但我想這可能性太低,也不可能。

但要統一,不是跟你打,就是和平穩定交流,讓你逃不出她的圈子。但別忘記一句話,「侵略者最愛好和平」,能不動武就能達到目的,他就不會動武,這也是我相信兩岸持續穩定交流,兵戎相見可能性會降低的原因,至於對台的武嚇,有一部分是要做給其他分離勢力跟列強看的兩面手法,畢竟中國大陸的分離勢力並不少。

 

最後謹附師樞安對台獨的評語作為本文結尾,也請大家跟我一起想一想,追求台灣獨立到底有什麼好處?(雖然說我看完很想替他立長生祠就是了,六十多年前就能把這些人數十年如一日的嘴臉看清楚)

http://digicoll.library.wisc.edu/cgi-bin/FRUS/FRUS-idx?type=turn&entity=FRUS.F

RUS1950v06.p0271&id=FRUS.FRUS1950v06&isize=M&q1=Peter+Huang

794A.00/1-250: Telegram

The Charge in China (Strong) to the Secretary of State

 

SECRET TAIPEI, January 2, 1950-1 p. m.

Cantel 3. As new arrival Taipei I am being given the "treatment" by Formosan Independence "Movement"(台灣獨立運動). Conversations with Peter Huang and

Philip Ng and perusal of their propaganda have served only to establish their utter lack of realism, absence of any militant and armed popular foundation, and complete reliance on US to achieve their aims and assure their livelihood forever. (味其言觀其文,可知其昧於現實,無可戰之兵,復將自身理想及其生存全然寄望於美國的援助之上。)

It seemed desirable to attempt to straighten out their thinking in relation to China scene as to US, and to prevent misconception as to nature of any personal relations with me.

In brief, they were told in friendly manner, as my personal opinion, that Formosans themselves, unarmed, could not get rid of Chinese now on Island(他們被委婉地告知:根據我個人的意見,福爾摩沙人在沒有自己的武裝基礎的狀況下,無法擺脫中國政權掌控); US would require several divisions of troops plus supporting naval and air forces to take and keep control over Island, a responsibility which we are not prepared to assume美國得生出幾個師的軍隊跟海空支援資源來掌控這個島,而美國不打算負這個責任); for time being any hope for independence lay with Nationalists not with Communists, and thus measures designed weaken Nationalists merely served increase chances Communist control, so Formosans must recognize facts, not avoid them(所以福爾摩沙人必須面對現實而不是逃避現實), and they should not forget that Formosa fits into large pattern from which it cannot be separated arbitrarily(而且福爾摩沙人也不該忘記,福爾摩沙不能自以為可以獨自於世界之外運作); and although US sympathetic to Formosan aspirations, there were very few grounds for optimism now and foreseeable future.

138391116980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的希望之峰學園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訪客
  • 臺澎金馬(臺閩自由地區)=中華民國≠臺灣
    何況現在狹義上臺灣的定義(光指臺灣省),還要扣掉五都地區 XD

    目前現況就是兩個中國,好笑的是吱吱常常對這面國旗一下愛,一下又厭惡,金馬就跟他們DPP的黑歷史一樣,永遠都是個禁忌不準去提起..

    個人覺得中華民國維持現狀這派,看法比較接近兩個中國,若是以大陸的角度來看,可以算是另種臺獨。

    其實大陸也不用真的武統了,就跟最近看這堆屁孩一樣,臺灣放著拖久就好,現在只要光看這批屁孩亂鬧,或是鬼島上的一堆吱吱教授、外圍偽中立團體打手抗爭,加上教改人本廢死那些禍害,難怪一堆人早都移民了。

    對了,只會嘴上喊喊台獨,屁孩不吱天高地厚就罷了,一堆人是米國早就買好房子,錢也在那邊,只要隨時過去就好,至於台灣其他人的生死,關我屁事啊?
  • 隨便拋個議題就分裂了,何必動武?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 於 2014/04/09 06:45 回覆

  • 訪客
  • 如果必修課遇到吱吱教授上,該怎麼去因應他呢?
  • 戰神曾說:不要跟豬打架。
    豬的特性是每天都去拱糞堆,所以這頭豬滿嘴噴出來的除了糞臭沒有別的,還有滿身的細菌太多所以需要找人抽他幾下。
    你去跟他打架,只會惹得滿身臭味,他還是很爽。
    對於話不投機的人,就別理他了,因為修為跟見識氏不同的層次。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 於 2014/05/28 08:58 回覆

  • 台獨的99種方法?
  • 2014-07-21 黑雨部落格 作者:黑雨

    在太陽花學運期間,曾經有個不是很綠的名嘴在政論節目說過:學運的學生彰顯的是經濟分配的正義,跟過去台派的政治訴求差異很大,也因此才會吸引那麼多不同色彩的人走上街頭。她的話語之間有著清晰的論斷,卻也流露一絲絲的驚懼:那是認為國民黨原可穩穩掌握台灣的人看到學運的驚慌失措。可是,從學運末期開始,原本能夠擺脫傳統藍綠鬥爭質疑的訴求開始慢慢轉變,儼然又重新走回過去事倍功半、已經被證明進展極為有限的政治台獨老路線,我覺得相當的可惜。
    最近有滿多人欣喜地說:領導學運的幾位領袖人物都說他們支持台獨。這些樂觀的人儼然有將學運等同於台獨的竊喜。可是,如果太陽花學運號召的是台灣獨立,3月30日那一天會有50萬人上街頭嗎?這個問題用膝蓋去想,應該就可以知道答案。
    最近也有人在說:歷年民調顯示支持(未來)獨立的人越來越多,幾乎超過七成,那更應該大聲喊台獨才對。可是,就像許多中國人把全世界所有寫中文、講北京話、或吃過中國菜的人都視為中國人一樣,這樣的自我催眠顯然過度幼稚,因為別人所認知的「台獨」跟部分平常有事沒事就喊台獨者所認知的「台獨」是不一樣的。務實來看,這些民調裡面超過七成的人最大的交集其實是「拒絕被統一」,而非急迫地、激進地想(重新)建立一個新國家。兩者之間相差何止千里?
    這樣的誤解,源自於「台獨」這兩個字包含了太多不同的詮釋或認知。根據維基百科「台灣地位未定論」條目,台派對於台灣地位的看法就至少有10種之多。光是呼籲台獨的人士對於「台獨」意義的分歧就這麼大,彼此之間甚至互相攻訐或敵視,那麼我們又怎麼能說台灣支持台獨的人已經超過七成了呢?那又是哪一種台獨呢?
    從經濟分配正義的角度來看,目前在檯面上能夠經常露臉談台獨的人,多半是學者、律師、醫師、教授、綠色企業家、享有政治獻金或餐會募款的政治人物、有能力移民的海外僑民,或是生活無憂的退休人士。對他們而言,經濟分配正義或許不如台獨重要 ( again, 哪一種台獨呢?)。但是,對於許許多多弱勢甚至是中產新貧階級而言,經濟分配正義才是所有正義的出發點,也是他們最關心的重要議題。這顯示不少台獨論者其實是「漫步在雲端」,跟實際的台灣社會是脫節的。
    從國民黨的觀點來看,我覺得他們非但不怕民進黨談台獨,而且應該非常樂見泛綠陣營多談台獨。反而是當台派或社會運動者開始訴諸經濟分配正義時,國民黨人才真正開始覺得驚恐。對他們而言,某些比較激進/基進的台獨支持者就像西班牙的鬥牛,只要搖起紅布,那些人就會失去理智開始衝鋒,國民黨就可以「再次」把泛綠抹黑成不理性、不成熟的勢力。
    有個很喜歡喝咖啡的人開了一家咖啡館,人們很喜歡去那裡品嚐他特調的濃郁咖啡。可是,後來他迷上了咖啡杯,開始耗盡家財、發狂地收集各式各樣的咖啡杯,對他原本專精的咖啡不再感到興趣。於是,人們不再上門,咖啡館最後也關門了。咖啡杯只是咖啡的載具,咖啡才是主體。同理,台獨只是民主、自由、平等、跟公義的載具。如果忽略了本質而追求載具的崇拜,那麼這樣的台獨只是本末倒置、玩物喪志的同義詞罷了。
  • 台獨支持者永遠無能面對的真相
  • 美國、新加坡獨立模式不適用台灣
    2007年11月《海峽評論》203期 石文傑(台灣黨外運動人士)

    台獨人士每每舉美國和新加坡獨立建國模式,說:美國、新加坡能,台灣為何不能?殊不知兩者完全不能類比,否則就是××比雞腿、比喻不倫。美國,新加坡能,台灣就是不能,縱使「捏卵包自殺」亦然。奉勸獨派朋友,別再虛耗光陰、浪費時間、自我陶醉、自欺欺人,醒醒吧!不要再做白日夢了,搞啥撈子「入聯公投」。
    台獨朋友最常舉的例子是:與英國同文同種的美國獨立,以為有為者亦若是。實際上,凡是了解美國歷史的人都知道:1776年美國獨立是趕鴨子上架、走一步算一步,那些開國元勳心知肚明,要從當時世界最強的英國脫離,獨立建國,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因此個個都寫好一遺囑,交代後事。要知道獨立初期,美國第一面國旗(應是十三州的共同旗幟)左上角還保留大英帝國的米字旗呢。質言之,個個都沒有把握十三州(應是十三國)能否獨立成功?果然獨立戰爭橫梗在眼前,面臨嚴重考驗。而獨立軍的領袖華盛頓,在戰爭初期還打敗仗,有幾次還鬧自殺。要不是偶爾打了幾場小勝仗,法國、西班牙恐怕還不敢攖其鋒,介入英、美之間的內戰呢。若沒有法、西等國的協助,十三州的烏合之眾恐怕只有功虧一簣。換言之,這場戰爭可是多國打一國呢!
    僥倖的打贏獨立戰爭,依《邦聯條例》建立了十三國(州),各州各自獨立,各有各自的鈔票、郵票、印花、軍隊,關稅……,沒有首都,也沒有總統,也沒有中央政府(聯邦政府),當然也不再有英國總督,只有十三州聯誼會(所謂的國會)。到1787年,美國人嚐到了分崩離析、各自為政的苦果,獨立反成夢魘,以至於再度派代表到費城召開第三次大陸會議,最後通過《美利堅合眾國憲法》(第二部憲法),決定成立聯邦政府,選舉總統,興建首都,獨立軍領袖華盛頓當選為第一任總統(任期1789-1797)。但因首都尚未完竣,只得借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宣誓就職。華盛頓終其一生,都沒有在華盛頓市上過一天班,直到首都建成之後,他已經去世,後來為了紀念他,就以他的名字做為新建首都的地名(只是加D.C.以與華盛頓州有所區隔)。質言之,美國經驗就是:鐵錚錚的打贏獨立戰爭,以及由邦聯走向聯邦(由十三國走向一國,由分裂走向統一),這豈是台獨人士所樂見的模式?
    至於新加坡獨立則恰恰相反。新加坡自始至終並不希望脫離馬來西亞聯邦獨立,它是被迫、甚至可說是被開除、被趕出馬來西亞聯邦。獨立絕非新加坡人的心願,連新加坡總理李光耀都在《回憶錄》中提到:當時是含淚獨立的,被趕出馬來西亞聯邦的當天晚上,他徹夜未眠,憂心新加坡能否存活到天亮?
    事實經過是這樣:1963年新加坡與馬來西亞、沙撈越、北婆羅州共組馬來西亞聯邦,然而這種合併是短暫的、是各懷鬼胎、貌合神離的,其主要分歧是種族問題。因為整個馬來西亞巫族(馬來人)佔多數,雖然經濟一直控制在華人手中,但政治卻由巫族掌控。一向經濟實力雄厚又佔新加坡人口多數的華人,一旦加入馬來西亞聯邦後,將產生量變質變,嚴重威脅馬來人的政治和經濟地位。因此掀起了一股排華反華的力量,最終終於在1965年把新加坡趕出馬來西亞聯邦。
    為了新加坡的發展前途,李光耀始終認為新、馬最終還是需要合併的。最近(9月27日)李光耀在應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亞洲媒體機構、南加州大學內安堡傳播學學院專訪時表示,只要馬來西亞能公平對待華裔和印度裔人民,給予公平的教育機會,新加坡可能考慮重新加入馬來西亞聯邦;實際上在1996年6月李光耀也曾提出重新加入馬來西亞聯邦,遭到當時的馬國總理馬哈蒂的拒絕,認為時機還未成熟。
    基此,台灣若想被中國趕出,除非:(一)台灣的政治民主和經濟實力、國民所得,遠遠超過中國大陸,讓他望塵莫及;(二)再發生一次大地震,把台灣島向東南移到與南太平洋島國為鄰,台灣不再具有戰略價值,不影響中國進出太平洋。否則,恐怕只能癡心妄想、太不現實了。
    唯一還有一絲希望的就是瑞士模式,也是台獨朋友朝思暮想的方式。瑞士當年能在歐洲列強夾縫中獨立建國,成為唯一永久中立國,其實有其特殊的時代背景。1815年拿破崙垮台,為重建歐洲新秩序,歐洲各國召開維也納會議。位於歐洲心臟的瑞士,人人都想據為己有,結果因為擺不平,只得讓瑞士獨立建國,並且相約保證瑞士永久中立。台灣目前也是列強環伺,如何從列強中殺出一條血泊、建立一個永保中立的獨立國,嚴重考驗台灣人的智慧。只是從美、日等國與中國的建交公報中,都以各種形式承認(或認知、或了解到)台灣海峽兩岸只有一個中國,台灣與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與大陸的主權(治權可分治,主權不能分割)共同屬海峽兩岸所有的中國人,對此舉世幾無異議(包括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基此,要循瑞士模式建立「台灣中立國」,恐怕機會十分渺茫!
    至於東帝汶獨立模式,完全不足取。東帝汶與印尼政府軍打了十年獨立戰爭,犧牲了四分之一人口,也導致民窮財盡、民不聊生,竟連獨立晚會的煙火都要靠台灣捐助呢。
  • 台獨支持者永遠無能面對的真相
  • 史明問:台灣為何還未獨立?我代蔡英文回答
    2015.08.23 傅雲欽(律師/建國廣場負責人)

    老台獨江蓋世今天在面書上說:
    「25年前,我去美國,72歲的史明歐吉桑來找我,他講台獨理論,談到深更半夜。那時,我赴美訪友,住在台灣同鄉楊明昊醫師的家,還擁有一頭黑髮。而歐吉桑則是一位兩鬢飛霜、浪跡天涯、有家歸不得的黑名單人士。
    今年2015年7月,我們人在台北,參加蔡丁貴教授的一場獨派餐敘。97歲的史明歐吉桑餐後最後發言,我們全部靜靜地聽。說到激動處,他突然手拿拐杖,猛敲地板,感慨的問大家道:「奮鬥遐爾久,為啥物台灣猶未獨立?……」大家靜默無語。
    我眼前這位台獨老人,皺紋滿佈,依然坐在輪椅,四處奔波,宣揚他的台獨理論。我與眾人靜坐席間,也不知如何來回答這位台獨老人的問題……。」
    史明問:「奮鬥遐爾(hiah-nī)久,為啥物(uī-siánn-mih)台灣猶未(iau-buē/iau-bē)獨立?(奮鬥這麼久,為什麼台灣還未獨立?)」大哉問!也是「大災問」!值得深思。江蓋世他說不知如何來回答。但他寫這文,應該是有感而發。他應該有自己看法,只是沒寫出來而已。
    蔡英文目前是綠營的領導人。為什麼台灣還未獨立?蔡英文應該代表綠營回答。因此,我擅自替蔡英文回答如下:
    歐吉桑,你是不是老番顛?台灣怎麼還沒獨立?我們民進黨1999年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就說台灣自從1992年(你回台灣之前)立法院改選以後,就成為主權獨立的國家,你老人家都沒在聽?沒在看?
    歐吉桑,對我們民進黨而言,台獨早已是假議題。你1993年回台灣之後,居然還在搞台獨,搞到現在,22年,年紀將近一百歲,還在「革命進行式」,成為「永遠的革命者」,不都是在做白工嗎?
    還是,你老人家不相信我們民進黨的決議文所講的?你堅持認為台灣還沒獨立?喔!你太固執了。很多綠營的蠢蛋都對我們民進黨所言,深信不疑呢!我們的支持者滿山滿谷,你呢?有幾個人理你啊!
    歐吉桑,其實我空心蔡也認為台灣還沒獨立。但是,我們為了安撫獨派,騙他們的票,只好給他們一顆「台獨已經成功」的安慰劑吃,讓他們自慰自爽一下。不然,我們民進黨會被他們吵死。
    我這次再度參選總管,我一再說要「維持現狀」,就是要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現狀,意思就是不廢除憲政體制中的一中架構(兩岸一中,反對台獨),不走向法理台獨。從我這些言論可以看出我是「非典型的」民進黨人,我不跟「典型的」民進黨人一般見識。我的看法是,台灣還沒獨立,我要捍衛中華民國,捍衛一中架構體制,不容破壞。
    2004年,前總管李登輝大概吃錯藥,突然說:「中華民國不存在。」當時的總管陳水扁就馬上提出反駁,說:「讓我們大家團結在一起,共同努力,為中華民國、為台灣的前途一起奮鬥!阿扁也要再次告訴大家,中華民國絕對是存在的,阿扁作為中華民國第十一任總統,在阿扁任內,我們絕對不容許有人說『中華民國不存在』這樣的談話與主張,阿扁絕對有義務也有責任捍衛國家的主權、尊嚴與安全。」如果我有狗運當上總管,我也會對否定中華民國的人不客氣。
    不過,奇怪的是,我一再說要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現狀,一些蠢獨都不相信我講的。他們認為,那是我安撫統派及中間選民的「選舉語言」,是用來騙他們選票的,我會「選後不理」。那些蠢獨堅信,我當選後會為他們完成台獨。哈哈!真可笑!那些蠢獨太一廂情願了!他們一小撮人,我怎麼會聽他們的?我的「國師」江春男今年4月受訪時說,我親近的人都是財經界的人,全部在大陸做生意。他說的一點也沒錯(如果說錯了,我會發聲明否認)。我當選後當然是聽大財團的話,怎麼會聽那一小撮獨派的話?除非大財團也支持台獨。但請問,有哪個財團支持台獨?如果你們獨派能讓郭台銘、張忠謀、曹興誠、張榮發、尹衍樑、高清愿、蔡衍明、魏應州、林百里、王文淵、王雪紅、林堉璘、張虔生、趙藤雄等人支持台獨,我就推台獨!
    那些蠢獨堅信,我當選後會為他們完成台獨。因此,明年選舉,他們也會為我搖旗吶喊。真爽!歐吉桑,你以前強調選舉無法獨立建國,堅持體制外的路線。但這幾年你食老反型,英雄氣短,也走向選舉路線了。我上次選舉,你幫我助選。這次選舉,你不是也一樣會為我搖旗吶喊嗎?你們獨派不幫我不投我,還能幫誰投誰?你們不讓我當選,難道要讓洪秀柱、宋楚瑜當選嗎?哈哈!你們別無選擇,被我吃定了。
    歐吉桑,你怨嘆說:「奮鬥這麼久,為什麼台灣還未獨立?」可見你多麼糊塗,只會埋頭苦幹,不知我們政客們心地險惡,才會問這個蠢問題!為什麼台灣還未獨立?我空心菜簡單答覆你:台灣還沒獨立,就是你們想要獨立的人都在挺我們這種不想要獨立的投機政客,然後幻想我們會搞台獨。我們一再背叛你們,你們都不死心,還傻傻地支持我們。這是主要原因。我看,你們繼續這樣搞台獨下去,搞到你兩百歲,台灣也不會獨立。
    不過,我進一步想,古今台外真正從事獨立運動的人,哪有台灣的獨派這樣和稀泥不堅持理想的?像我這種投機政客,在以前的未獨立時的愛爾蘭或現在的巴勒斯坦,早就被同陣營的人幹掉了。在愛爾蘭或巴勒斯坦的獨立運動陣營,怎麼可能有政客敢主張「維持英國或以色列憲政體制的現狀」呢?不要命了嗎?
    台灣的獨派放任我這種政客胡說八道,甚至說要維持中華民國體制的現狀也沒關係。台灣的獨派對台獨根本不夠堅定,好像在兒戲,玩假的。他們被我這種政客耍弄,也是理所當然。
    好了,以上是我的心裡話,請勿外洩,以免我被看破跤手騙不到選票。歡喜做,甘願受。你老人家要繼續一邊從事台獨,一邊挺我這種不搞台獨的投機政客,就要看開一點,不用怨嘆、不用悲憤,也不要再「大災問」了。
    我要忙著作選舉秀去了!歐吉桑,讓我們一起喊「空心蔡,凍蒜!空心菜,凍蒜!」再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