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165-XXL  

 

    民國七十七年一月二十日傍晚,寒風乍起,天色已暗。參謀總長郝柏村和總統府祕書長沈昌煥連袂來到總統官邸,向繼任一星期的李登輝報告:中科院核研所副所長張憲義全家叛逃至美,美國獲悉台灣私底下仍研發核武大為光火。雷根要求台灣一周內簽署一份協議書,我國別無選擇,只好任由美帝擺布,終止核研發。

 

    這兩位官邸的訪客來頭可不小,蔣經國臨終前曾叮囑李登輝:「經濟可問李國鼎、孫運璿,政治可問謝東閔、林洋港、俞國華,黨務可問李煥,軍事可問郝柏村,外交可以諮詢沈昌煥。」李登輝當時唯唯諾諾的承諾,但當這兩位軍事與外交大老來到他面前要求簽署文件,面對手掌兵符的軍事強人、總管大內的外交教父,以他們堪稱有禮,實則倨傲不恭的姿態,似乎沒把李當成國家元首。李雖然不滿,但深諳德川家康「忍」字的他,並沒當下發作,而是隱忍,也終讓他贏來了鬥掉這些外省大老的機會。

 

  李登輝曾比喻他自己是「虎口下的總統」,他對這大位一直抱著一種不安感,生怕哪天就被政變趕下台了。不過從二月政爭後,這位是是越做越穩,針對以前欺負他的外省人,他也終於有能力去一一報復了。掌握黨工勢力,先被用來鬥倒官僚、夫人派代表俞國華的李煥,就是首當其衝的目標。李登輝為迫使其下臺,任命國防部長郝柏村為新任閣揆,以反對李煥的反彈,同時也分解了非主流派。此後僅有酬庸式的總統府資政,以及國民黨中常委、中評會主席團主席等職務。至此李煥徹底被排擠出權力核心。雙李體制的不信任,從很早以前就是貌合神離,不論是法務部長蕭天讚的「高高層案」使這位牛背上的書生黯然下台,還有台大政治系教授李錫錕北縣縣長選舉惜敗,都可以窺見其中端倪。

 

  郝柏村上台有其重要意義,李登輝時代終於正式來臨了。郝柏村上臺前一直在軍中任要職,可以說是軍中的實際權力人物,李登輝提拔他有請鍾馗的意思,以防止原閣揆李煥等黨內反對勢力作亂。同時李登輝也對在軍中多年的郝柏村不放心,在兩蔣統治時期,軍隊可以說就是國民黨的私產,如果李登輝挑明了走臺獨路線或者真跟國民黨內的非主流派翻臉,說不定會引起軍事政變。所以李登輝決定故技重施調虎離山,將郝柏村調離國防部長職務,擺到憲政體系下的行政院長職務,好監視郝柏村;另一方面重用劉和謙、蔣仲苓等非郝系人馬出任軍中要職,拔除郝柏村在軍中的勢力。民國七十九年獲得立法院表決同意,而這也引起部份勢力對其軍人身份的撻伐,民國七十九年五月十九日,民主進步黨發起「反軍人干政大遊行」,同時國民黨則以美國五星上將,前總統艾森豪為例反駁,認為郝柏村組閣是軍人從政,而非軍人干政。從此郝柏村的軍人身份成為了一個他怎麼也擺脫不掉原罪,招致以民進黨為首的反對勢力的猛烈攻擊。

 

  有一次郝柏村約同國防部長召開軍事會報,被民進黨立委譏為召開軍事會議,企圖奪去總統的軍事統帥權。引來民進黨的大打抨擊。郝柏村的回應是:「這是屬於軍政範圍內的事,國防部長要用多少裝備、多少軍隊、花多少錢,這些事我該知道呀!又不屬於不歸我職權的軍令範圍,我所做所為並沒有逾權啊!」在軍政軍令二元化的體制下,軍政歸行政院長、國防部長管轄,軍令體系則是總統與參謀首長負責,但我想軍盲、反國軍、痛恨國軍的這些委員可能甚麼都不知道吧!為反而反,只要能逼郝柏村下台,大概甚麼原理原則也都不用堅持了。

 

  在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的時候,經常遭到民進黨籍的立委以「軍人干政」猛烈炮轟,而國民黨內反對他的勢力也不小,連黨內本土派集思會的立委都反對他,只有軍系和黃復興系的立委幫他保駕護航,但在第二屆國會,省籍意識已悄悄形成,國會新生態的壓力,要讓郝院長下台,根本是板上釘釘的事。甚至當時任民進黨籍立法委員的陳水扁公然掀翻了郝柏村的桌子,只有國防醫學院體系出身的非主流派立委郁慕明趕來與陳水扁大打出手,搞得郝柏村好不尷尬。

 

  李登輝經過三年多的努力,開始逐步掌握了軍隊裡的實權,當初調虎離山、分化、拉攏、利用、打壓的目的已經達到,李登輝決定提名連戰為行政院長取代郝柏村。民國八十二年國民大會閉幕時,民進黨國代與一些國民黨國代大呼郝柏村下臺,郝四星不改硬漢本色,在高呼「中華民國萬歲,消滅臺獨」後宣佈辭職,從此他也被排擠出了權力核心,李登輝時代的行政院長也成了一個擋子彈的倒霉職位,誰上誰死。

 

  郝柏村的下臺又產生了一個另一個效果,就是新國民黨連線出走,成立新黨,這個消息震動了當時的臺灣政壇,也代表著臺灣政黨政治進入群雄逐鹿,三分天下的局面。

 

沈昌煥 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的希望之峰學園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