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成立圖)

莫道昆明池水淺——民進黨的草創年代

民國七十五年九月二十八日,「黨外中央選舉後援會」在台北市圓山大飯店二樓召開年底國民大會代表選舉及立法委員選舉的黨外候選人後援會,朱高正提案要求黨外勢力立即組黨:「我堅決反對,民主運動發展到這個階段,大家還坐在那兒討論『組黨籌備委員會』。當年雷震還在籌組政黨階段,就已經『雞仔鳥仔抓到沒剩半隻』。組黨靠決心與勇氣,我正式建議:今天,現在就宣布組黨!」此話一出,立即獲得在場黨外人士的熱烈響應,全場強烈要求「立即組黨」,民主進步黨正式成立。

        一九二七年台灣民主運動先驅蔣渭水先生等人,領導台灣人民衝破日本帝國主義的禁令,勇敢地組成了「台灣民眾黨」,為台灣島內人民組織政黨之濫觴。不料,由於內部鬥爭、組織分裂,加上日帝統治者從中破壞,乃告夭折。蔣渭水先生說:「台灣民眾黨雖死,台灣人依然存在…」五十九年之後,在一九八六年的九月二十八日,在執政者國民黨不斷警告「此時此地不宜組織新黨」的威嚇下,一百三十五位黨外菁英,在圓山大飯店舉行的選舉後援會結束後,匆匆宣布「民主進步黨」成立,並決議將以政黨形態與一黨專制的國民黨在一九八六年的增額民代選舉中進行對決!現在,就讓我們來回顧一下層作為執政黨的民進黨,在他們草創初期的情形。

  民國三十八年政府轉進臺灣,為了維護其統治地位,在政治上實行「戡亂體制」,實施黨禁、報禁,全面掌控了社會意識和媒體輿論。然而就在這種高壓體制下,有一股黨外勢力開始茁壯成長,和日後的民主進步黨不無淵源。民國四十九年國民黨政府關閉了《自由中國》雜誌,逮捕了主辦人雷震,然而黨外勢力重新集結開辦《文星》、《大學》雜誌,積極表達其政治思想。

  七十年代是黨外勢力茁壯發展的時期,反對派人士開始有組織的參加選舉,康寧祥、黃信介分別當選臺北市議員。立法委員,被國民黨開除的許信良當選桃園縣長,黨外人士陸續攻下臺中、臺南、高雄,一時黨外運動風起雲湧。民國68年《美麗島》雜誌創刊主張以激進的群眾路線來反對執政黨,嚴重衝擊國民黨的統治。隨後同年1210日爆發了震驚島內外的「美麗島事件」,該雜誌的編輯施明德、黃信介、林義雄、姚嘉文、陳菊等人全數逮捕入獄,接受軍法大審,使黨外勢力一頓陷入低谷

進入了八十年代黨外勢力開始再度復興,因為當時禁止組黨,黨外勢力只好透過組成學術研討會之形式,成立「黨外公職人員公共政策研究會」(簡稱公政會)作為黨外勢力集會場合,代表人物有康寧祥、江鵬堅、費希平、尤清、謝長廷等;「黨外編輯作家聯誼會」代表人物有林正杰、林濁水、邱義仁、洪其昌、吳乃仁等。雖然美麗島事件主要人物全部都在監獄中,但是他們的親屬如許榮淑(張俊宏之妻)、黃天福(黃信介胞弟)以及辯護律師陳水扁、蘇貞昌等仍能使美麗島成為黨外反對勢力的一個重要派別

  民國七十三年六月吳乃仁、林濁水、邱義仁、洪其昌創辦《新潮流》。形成日後民進黨的主要派系——新潮流系,這四個人成為後來新潮流系四大佬,林正杰則創立《前進週刊》脫離新潮流系,成立前進系。

  民國七十五年九月二十八日黨外勢力在臺北圓山飯店舉行會議,正式宣佈組黨,由於當時對於籌組新黨開始討論。最後採用由謝長廷及尤清主張的「民主進步黨」作為黨名,正式宣佈組建民主進步黨。由於當時組織政黨是國民黨政權所不允許的,國內外的焦點紛紛集中在當時的總統蔣經國身上,民進黨的人士也做好了入獄的準備(其實已經是美化他們了,可以參照我前文),但是後來蔣經國以「時代在變,潮流在變,環境也在變」而聽從余紀忠的建議,默許民進黨的成立。在解嚴之前,國民黨當局仍不願承認民進黨;而當時大部份受國民黨控制的媒體,在新聞報導時都以「民X黨」、「X進黨」帶過。當年十月七日,行政院長俞國華面對費希平、江鵬堅、張俊雄等人的質詢時,表示「權衡當前政治情勢,即使不另組新黨,亦無損於憲政光環」,並未對如何處置表達出明確的立場,但他強調「多黨林立可能造成政局不安,不利政局穩定,甚至給予敵人可乘之機。因此,在非常時期,政府得依法限制組黨結社;如果國家生存都有危險,還談甚麼民主」。當時內政部長吳伯雄也表示,民進黨之成立在於修法開放組黨之前,自屬不法行為,不僅不能為政府所承認,且為社會所不能接納。雖然政府自始至終不承認進黨的地位和合法性,但對於其認定的不法行為,卻未見任何取締糾正不法的措施。

而民進黨創黨後十人小組又增加八人,擴大成為「十八人建黨工作小組」,同年十一月,民進黨召開第一次全代會,在會中由曾擔任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的江鵬堅以一票之差擊敗黨外大老費希平,當選首任黨主席。選舉產生了31名中執委,11名中常委,形成新潮流系和康寧祥的康系互相對抗的局面,美麗島系和前進系則是小派系。

4970_110601110441_1

 

(黨代表大會中,蘇貞昌發言)

(當時集會情景,黨依在,但已物是人非)

  隨後在同年的增額立法委員選舉中,剛成立七十天的民進黨,贏得十二席立法委員、十一席國大代表。初試啼聲的民主進步黨創下了兩成餘得票率,許多候選人在選區更是拿下該區最高票,如第一選區的尤清、第二選區的許國泰、第三選區的許榮淑、第四選區的朱高正及高雄市選區的王義雄等,這個結果震撼了臺灣政壇,也觸動了當時的最高統治者蔣經國,促使了蔣經國不得不加快民主改革路線改革。

而民國七十六年的立法院第七十六會期,則是民意政治發展過程中的分水嶺。該會期議事過程格外受到海內外重視的原因,可歸納為一連串的制度爭議、言詞衝突、動作拉扯所引發的。具有雙重國籍者,能否擔任中央民意代表?行政院長的任期到底是如何決定,我國制度常常因人而異,如何解決?政黨政治雛形如何建立?問政情形越趨激烈化,朱高正與周書府在開會地一天就扭打互摔,開立院衝突問政之先河,民進黨立委不斷以刺耳、尖銳、嚴苛口吻抨擊行政官員與資深代表,不時以猛力搥桌、摔椅、跳上主席台、罵髒話等手段擾亂議程,為難得一見之「盛況」(當然在民主鞏固之後也不少見就是了)。也因為朱高正率先使用「母語」質詢,引起諸位委員之爭議,一時之間各省分的代表紛紛使用「媽媽的話」,南腔北調充滿國會殿堂,成為今日不可見之榮景。

同年也是個街頭運動狂飆的年代,為抗議長期戒嚴與國安法的制定,民進黨決議推動「四一九行動」到總統府前抗議。然在活動前四十八小時「五一九綠色行動本部」臨時召開記者會表示活動延期緊急聲明,聲稱「國民黨不惜利用特種部隊、祕密結社成員及各種情治單位,企圖製造不幸事件。同時民進黨內部成員對四一九仍然意見分歧,在此情況下,如按期舉行將造成我們不忍見到的分裂局面。因此為了全體民眾的利益和民主力量的整合,我們決定爭取更大迴旋空間將四一九活動延期」。此相聲明發出後,瞬間瓦解當時升高的對立氣氛,本欲組成愛國三千鐵衛對抗遊行的「反共愛國陣線」也決定停止反制。但在五一九當天,為避免雙方衝突,市警局將國父紀念館周圍一公里內巷道完全封鎖(民進黨還在國父紀念館升黨旗就是了),禁止人車通行,造成台北市嚴重交通癱瘓,對峙局面從中午十二點持續到午夜,還好除偶發性糾紛外,並無重大衝突事件。但諷刺的是,當時決定延期的聲明發表後,政治漫畫曾開玩笑說「各位同志,這遊行再延期下去,費老都快一百歲啦…」

--

今天先寫到這邊,不然會收不住....

下次就又要回到國民黨的二月政爭了,這邊要借書來看當時個人物的回憶錄,現在根本有人把網路當作文創產業與塗脂抹粉的工具,一堆不可信與造謠的東西都出現了,這麼片面的資料根本是誤人子弟與貽害子孫,做這些事的人難道就不怕下地獄嗎?搞到我要寫這些文章,不去圖書館翻書都寫不出來了,只能說網路害人不淺啊!最後補個網站給大家當笑料,http://tw01.org/profiles/blogs/1970702

 

(為了民主自由,毅然決然退出國民黨,成為黨外的資深民代,費老。不知他離開國民黨跟離開民進黨的心情是如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 的頭像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的希望之峰學園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