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91905  

(民國77年,李登輝從謝東閔手中接過黨主席當選證書)

歷盡崎嶇路,從容薄翠巒。奇峰平壤湧,磴道危崖盤。

足下風雲壯,胸中天地寬。是為仁者樂,何暇計眠餐。 登山專家 阿港伯

  在驚濤駭浪中,李登輝雖然能順利當上黨主席,但國民黨內的環境可容不得他有絲毫的放鬆。畢竟蔣經國給他留下的人馬,可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蔣經國留給李登輝的難題有李煥、俞國華、郝柏村、蔣孝勇、蔣緯國等人,李煥擔任黨秘書長,掌握黨機器;擔任行政院長的俞國華是蔣家勢力的代表(蔣中正拜把兄弟早亡,將次子俞國華交由蔣中正扶養,跟陳果夫兄弟情形類似),也掌握官僚勢力;郝柏村是參謀總長,掌握軍系人馬,黃復興黨部基本上是聽他的調度指揮;蔣孝勇則是小蔣培養的情報頭子,也不容小覷。在這種敵我不明、強人環伺的環境下,李登輝猶如「虎口下的總統」,當得可以說是寢食難安,但受過共產黨鬥爭訓練的李登輝,也不是吃素的,於是便展開他奪權的過程。

分化、拉攏、利用、打壓,李登輝基本的手段就是拉一個打一個,順便挖牆腳、培養自己的人,當對象沒利用價值後,就像易開罐一樣丟置一旁。身為黨秘書長的李煥當然是首當其衝的目標,李錫俊一直是蔣經國的親信備受重用,只有因為中壢事件被外放去弄中山大學,但當時李錫俊可是以第一高票當選中央委員,掌控了整個黨務系統。掌握黨機器的李煥可以說是李登輝在成為黨內唯一共主道路上的大石頭,不把他先搬開,無法掌握國民黨這個列寧式政黨,也無法維持他在黨國的地位。或許是俞國華的政治價值也到了盡頭,俞老當時是以吊車尾成績當上中央委員,非常的尷尬,最後也只好辭職,李登輝順勢用李煥取代俞國華地位,讓他擔任行政院長,終結官僚派與夫人派的政治舞台;但同時卻是以「大內高手」宋楚瑜擔任秘書長,李煥失去掌握黨機器的話語權。但雙李體制不過是利益交換與協商的產物,缺乏互信與持續合作的基礎,可以從兩件事情看出雙李體制無法長久維持。一件是當年台北縣長提名,在競逐者眾的情況下,李登輝決定提名和李煥關係良好的台大政治系教授李錫錕,完全得罪了台北縣的當地勢力,事後也不安撫,讓李錫錕敗選,斷送國民黨在台北縣的江山;一件事則是當時法務部長蕭天讚因為「高高層」關說案下台,都說明了雙李體制勢必無法長久。

  果不其然,到了民國79年,李登輝依法統當完蔣經國剩下的任期,國民黨內要決定正副總統人選,李登輝當然不甘心成為嚴家淦第二,他開始組織自己的人馬,就是後來的「主流派」,而反李氏的勢力再度集結形成「非主流派」。

  對於李登輝最期待的人莫過於時任行政院長的李煥,他本以為副總統人選非己莫屬,誰料到李登輝老謀深算,提名自己的親信李元簇為副總統人選。李煥大失所望,於是轉向「非主流派」和俞國華、林洋港、蔣緯國、陳履安結成同盟,開始密謀運作倒李。

  民國792月,好戲正式揭開序幕,中國國民黨臨時中全會開始,非主流派推出林洋港與陳履安搭檔正副總統,希望得到黨內正式提名,主流派提名李登輝和李元簇為人選,在表決時雙方卻在爭論「起立」或是「票選」的問題上僵持不下。主流派要求起立鼓掌,非主流派則主張票決。雙方唇槍舌戰你來我往,非主流派的林洋港向主持會議的謝東閔提出立即休會,要求秘書處準備選票。可是考慮到政局穩定的謝求公沒有同意,曾被謝提攜的林洋港基於情誼也沒有再堅持,林表示不能強迫謝做他不願意做的事,做人不能忘恩負義。

  而後雙方開始票決,結果97票贊成記名投票,79票贊成起立鼓掌,主流派大敗。認為大勢已去的李登輝命人起草好了退選聲明,準備下臺一鞠躬。誰知道這時候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宋楚瑜,他再次使出了臨門一腳,他在會上發言:「有證據顯示,黨內有一股令人不安的力量在醞釀,我願意用很負責的態度說句話。」同時,宋楚瑜甚至露骨的表示,說他乃是秘書長,掌管了國民黨所有的文獻和表單,他手上有某些人的黑賬黑材料,如果不配合,後果自負!主流派一時士氣大振紛紛反撲,於是又進行了第二次投票,非主流派大敗,一夕翻盤。(李後來在「虎口中的總統」提及:「當時被換下來的前副總統謝東閔,好像對他有些埋怨。」如果有埋怨還會幫李登輝,謝求公不知道能不能含笑半泉?) 但最好笑的是,被稱為是「民主先生」的李登輝,居然沒有追求票選的勇氣,居然要用起立鼓掌來通過選舉,這到底是哪門子民主,我只能說民主先生最不懂民主,最沒有民主胸襟。

  但當時正副元首人選還是沒有決定,復以又是採國民大會表決的委任是選舉,非主流仍大有可為。該年三月中旬,以國民大會代表藤傑等人為主的非主流派再度提出人選,推出林洋港與蔣緯國搭檔。因此,主流派在宋楚瑜的操盤下,一方面逐個做中委和黨代表的工作,用盡了威逼利誘的能事,另一方面,據信宋楚瑜應該親自去拜訪過陳履安,讓原本應該是林陳配破局,陳履安拒絕了和林洋港搭檔,非主流派無奈只能選擇回頭國安會秘書長蔣緯國(根據蔣的回憶錄,一開始是林蔣配,但當他回國卻變成林陳配,之後又變回林蔣配,可見非主流派內仍有很多意見擺不平)。必須說,身為陳辭修之子的陳履安其實是最適合林洋港的搭檔,但他這一次退出,重挫非主流派士氣。

  另一方面李登輝派作為黨內人緣最好的幾個人之一的總統府祕書長蔣彥士出馬。蔣彥士曾對李登輝多所攜,而他又與李煥、郝柏村等人相知數十年,是雙方都能接納的朋友。

  三月一日,蔣彥士開始穿梭雙方充當和事佬,並請出了黃少谷(前司法院院長,股市聞人黃任中之父)、袁守謙(黃埔一期生)、陳立夫(陳其美之子、CC派前首領,中國醫藥大學創辦人)、辜振甫(曾因二二八被關的台灣人,後任海基會董事長,主持辜汪會談)、李國鼎(台灣經濟推手之一,小蔣時期被外放至國科會)、倪文亞(任期最長的立法院長,曾與當時黨外委員多次交鋒,維持議場秩序)、謝東閔(人稱謝求公,是小蔣第一批吹台青人馬之一,具有半山背景)等人共同整合政局,被稱為「八大老」。這些人有的是對林洋港有恩的恩人集團,有的是政壇耆宿,林洋港不得不給這個面子。三月三日,八大老在總統官邸茶敘;四日,在臺北賓館與郝柏村、李煥、林洋港、蔣緯國會晤。最後,雙方決定以國民黨的中常會為解決問題的場所,初步安排,由李登輝發表一篇談話以平息非主流的不滿,而林洋港和蔣緯國則當場是「候選而不競選」,表明無意與黨提名的候選人抗衡。(謝求公是林的老長官,對其多有提拔,是林頗為敬重的長者。黃少老則是一直很愛護、關心林,要他多為黨國著想。袁守謙則是林的老師,林在革命實踐研究院時,袁是主任,對其青睞有加。)

  三月八日,李登輝使出最後殺手鐧,請出林在省府時期的恩人,臺灣省議會前議長蔡鴻文出馬(紅派大老)。林洋港擔任國民黨雲林縣黨部主委時,蔡鴻文是他的上級指導員;林擔任省建設廳廳長、省主席,蔡擔任省議長。當年蔡鴻文折衝協調,加上林洋港應對無礙,寫下省府與省議會輔會融洽的佳話,是地方議會的傲人紀錄。蔡鴻文對林說,這一個多月來的政爭陰影,已使中南部人心惶惶,不知道臺北出了什麼事。而且,蔡鴻文又對林洋港說:「李總統已經快七十歲了,他還能做多久的總統?」似乎,蔡的用意在勸比李登輝年輕的林洋港忍一時之氣,將來還有機會;林洋港接受了老議長的忠告。但也對蔡說:「這事你千萬不要對外面講,現在是民主時代,不能讓人家笑我們一點憲法、法治觀念都沒有。」同日,李登輝再次和林洋港會面,言語曖昧的丟下了一句「你完全可以等民國85年嘛,我到時難道會攔你嗎?不可能嘛」,又讓林洋港嘀咕不已,那意思很明確,李登輝任期到民國85年為止,聽這意思,是讓林洋港讓一步,民國85年還可以再選。

  三月九日在內外壓力下林洋港不得不發表退選聲明,次日蔣緯國退選,兩派的鬥爭暫時停止。可是惇厚的林洋港萬萬沒有想到,很快,關於林洋港「是臺奸,幫助外省人欺負本省人」的流言開始在中南部流傳,尤其是林洋港的老家南投,幾乎無人不知!,而且李登輝也翻臉不認人,否認曾經對其有過「這次你挺我,下次我挺你」的承諾,狠狠擺了林洋港一道。問題是,一定有一個人在說謊;再者,九五之尊起是可以私相授受的私器,將其視為禁臠?

渡過二月政爭,成功掌握國家機器與黨機器的李登輝,終於可以大權獨攬,成為黨內唯一的共主了。而在二月政爭中失利,頓失舞台與政治資源、籌碼的人對此也心生不滿,埋下了主流與非主流鬥爭的引信,成為國民黨日後分裂的原因之一。

--

44f5b0be1b87e46c9e0627dd5719db2d  

(隨著阿港伯辭世,兩人的瑜亮情結也只能成為後人訴說的往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的希望之峰學園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