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f7be44ad345982090f21370ef431adcaef84bd  

有人把對這次訴求變質學運的正反方看成是統獨之爭,但如果說到統獨對抗,在某種程度是過度簡化了問題,卻又把反對人士的遮羞布掀開,讓問題回到他們的核心訴求,也就是要偷渡台灣獨立

如果把統獨看作是一連續光譜,在急統或急獨一定都有其市場。台灣有主張急統的人士,像是白狼等人殆無疑問,但人數和獨派比起來並不是很多,很難歸類為一個統派。所謂被獨派人士批鬥的統派(或被花果山稱為賣國賊)有很大一部分是假象,在某種意義上是變格的獨派,我們或許可以把這種思維稱做獨台。我在參考前監察院長王作榮對台獨的三種分類,做出以下分類和敘述如下。

 

一、以李登輝、陳水扁為首的政客型台獨派:實際上是假獨派,或是可變型的獨派,跟蔡同榮這些老台獨比起來並不能算是真正的台獨。我們不妨查一下李登輝、陳水扁這一類人的從政史,不難發現他們有幾個不是當過國民黨黨員的?過去也是跟你我一樣高喊中華民國萬歲、三民主義萬歲,或是台獨是死路一條之類的話語,次數不知凡幾。看似死硬派台獨,實際上可以隨時見風轉舵、變換顏色,或者將台獨議題束之高閣。像李登輝信奉過日本帝國主義、共產主義、三民主義、台獨主義,大多是為了出人頭地才把這些主義掛在口上,但實質想的事甚麼我們不得而知,只要當他們發現風向不對就立即「改宗」,最明顯的就是選舉時都說要超越統獨、兩岸政策務實,但上台後玩的是甚麼?比照一下蔡同榮、張燦鍙、彭明敏這些老台獨,為了台獨奔走不顧身家性命或避居海外,一輩子沒有加入過國民黨,這類人身上似乎還有幾分猶太人獨立建國的味道,真的是差太多了,而這些差異美國人洞若觀火。美國人沒有充分信任過他們,從來沒有把具有機密性的武器賣給台灣,怕這些騎牆派的台灣政客倒向中共會洩漏機密。

 

二、以馬英九、郝柏村等人為代表的蔣經國型台獨:他們是中華民國、國民黨、蔣經國為主的死忠一派,只要今天能在台灣喊出中華民國萬歲,那我們所居住的台灣就實質上獨立於中國大陸之外,我們就可以跟著喊一聲台灣或中華民國萬歲,這是真正死硬派的台獨,或者是讓台灣跟中國大陸兩個政權過著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一國兩府的「獨台派」。他們可以跟中國大陸政府談判、協商,但不會想要在任內統一,因為當個有點水分的土皇帝比處處聽你指揮的特首好。就如同monopoliest板友形容的一樣,「皇帝不會賣國,只有想當皇帝又當不成的會」,賣台只會讓國民黨失去在台灣作威作福的實權,損害國民黨利益甚巨,根本不在計畫之內。

 

三、以美國、日本為代表的帝國主義型台獨:就是貨真價實的台獨。最終目標是建立「台灣共和國」,使台灣永遠脫離於中國,成為他們的看門狗,扼住中國通往海外的咽喉,要中國永遠在他們的防堵控制之中。但經歷過阿扁時期,我倒覺得美國策略是「想獨台卻不攤牌」,至於日本喔,誰管他,自己問題都處理不完了。至於要出兵幫助台灣獨立,抱這種想法的還是洗洗睡比較好。

 

以我對中國大陸,或說對中國文化的一點淺薄理解,中國大陸是很想統一的,因為受到大一統的思想影響很深,另一方面則是中華民族的一股民族性。中國在過去是個泱泱上國,但在列強侵略後變成次殖民地,中國人民是深深以此為辱。好了,現在他們起來了,因為民族性中的「永不放棄,永遠都有希望,永遠都不會走到絕境」這種精神正是華夏民族五千年來雖艱難困苦,但一直傳承不息的原因。現在是個經濟、軍事上的強權,他們想要揚眉吐氣、一雪前恥,看到有塊領土孤懸海外受到列強勢力干擾,你想他們會作何感想?所以常常看到兩岸緊張時,對岸領導常常會說「鄉愁」、「國殤」之類的用字,我想這是一種十分危險的警訊。要讓對岸放棄統一台灣這一想法,我想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十幾億的中國人被打到趴在地上,永遠再也站不起來,或是被殲滅,但我想這可能性太低,也不可能。

但要統一,不是跟你打,就是和平穩定交流,讓你逃不出她的圈子。但別忘記一句話,「侵略者最愛好和平」,能不動武就能達到目的,他就不會動武,這也是我相信兩岸持續穩定交流,兵戎相見可能性會降低的原因,至於對台的武嚇,有一部分是要做給其他分離勢力跟列強看的兩面手法,畢竟中國大陸的分離勢力並不少。

 

最後謹附師樞安對台獨的評語作為本文結尾,也請大家跟我一起想一想,追求台灣獨立到底有什麼好處?(雖然說我看完很想替他立長生祠就是了,六十多年前就能把這些人數十年如一日的嘴臉看清楚)

http://digicoll.library.wisc.edu/cgi-bin/FRUS/FRUS-idx?type=turn&entity=FRUS.F

RUS1950v06.p0271&id=FRUS.FRUS1950v06&isize=M&q1=Peter+Huang

794A.00/1-250: Telegram

The Charge in China (Strong) to the Secretary of State

 

SECRET TAIPEI, January 2, 1950-1 p. m.

Cantel 3. As new arrival Taipei I am being given the "treatment" by Formosan Independence "Movement"(台灣獨立運動). Conversations with Peter Huang and

Philip Ng and perusal of their propaganda have served only to establish their utter lack of realism, absence of any militant and armed popular foundation, and complete reliance on US to achieve their aims and assure their livelihood forever. (味其言觀其文,可知其昧於現實,無可戰之兵,復將自身理想及其生存全然寄望於美國的援助之上。)

It seemed desirable to attempt to straighten out their thinking in relation to China scene as to US, and to prevent misconception as to nature of any personal relations with me.

In brief, they were told in friendly manner, as my personal opinion, that Formosans themselves, unarmed, could not get rid of Chinese now on Island(他們被委婉地告知:根據我個人的意見,福爾摩沙人在沒有自己的武裝基礎的狀況下,無法擺脫中國政權掌控); US would require several divisions of troops plus supporting naval and air forces to take and keep control over Island, a responsibility which we are not prepared to assume美國得生出幾個師的軍隊跟海空支援資源來掌控這個島,而美國不打算負這個責任); for time being any hope for independence lay with Nationalists not with Communists, and thus measures designed weaken Nationalists merely served increase chances Communist control, so Formosans must recognize facts, not avoid them(所以福爾摩沙人必須面對現實而不是逃避現實), and they should not forget that Formosa fits into large pattern from which it cannot be separated arbitrarily(而且福爾摩沙人也不該忘記,福爾摩沙不能自以為可以獨自於世界之外運作); and although US sympathetic to Formosan aspirations, there were very few grounds for optimism now and foreseeable future.

138391116980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 的頭像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的希望之峰學園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