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995_165917093613577_1601365810_n  

既然都退出政黑了,那就乾脆經營一下部落格吧,我是真的認為老蔣的貢獻比李摩西跟約書亞‧陳之於台灣還大啦。

剛剛翻了一些學者評論兩蔣的書,重新整理一下兩蔣在台的功過。

主要還是希望可以正反並陳,不然只看單面說法忽略貢獻,跟花果山有何差別?

--

要說二十世紀中國最具爭議的代表性人物,蔣中正雖然不一定名列榜首,卻一定是最常被討論的人之一,原因無他,其為人處事太過爭議。但小可本身所學並非歷史,所以對於他在中國大陸所作所為認知有限,也只能以過往所學就他在台灣的作為加以評論罷了。

蔣中正於民國十七年攻克北京,東北易幟,統一了中國,從此雄踞大陸二十二年。但在民國三十四年開始兵敗如山倒,最後於民國三十八年退守台灣。有人說,蔣中正丟掉了中國;也有人說,蔣中正從未統一過中國。但無論怎麼說,蔣中正在統一中國這件事情上,是失敗的。但在台灣,究竟是民主長城、自由燈塔,還是在轉型正義的今日應該從神壇上請下來,受到民眾批判的殺人魔王、大獨裁者呢?一言以蔽之,我認為它是一位愛國主義者,也可以說是一位民族主義者,同時也是統一中國的失敗者,更是國際政治的大魔術師。

蔣中正對台功過(統一中國的失敗者,國際政治的大魔術師)

()過錯

   1.228事件

    228事件中,聽取陳儀過於自信的說法,柯遠芬又判斷錯誤,以致視該事件為叛亂,派臨時整編的雜牌21師 前往台灣清鄉,以軍力掃蕩鎮壓台灣,不少台灣的精英如陳澄波等人死亡,林獻堂等仕紳對政治灰心,死亡、失蹤人數至今仍未確定。後雖派國防部長白崇禧、邱念台、楊亮功等官員調查、安撫,並對彼等減刑、從輕發落,但已對本省、外省族群之感情造成裂痕,之後更是成為政治上的禁忌話題。
    但228受難家屬之一的吳伯雄,現為國民黨榮譽主席;另一受難家屬的吳敦義,現為中華民國副總統;還有受難家屬的洪秀柱,現為立法院副院長;因228事件入獄的辜振甫,後也入國民黨為官。

   2.戒嚴時期白色恐怖

    蔣中正為鞏固統治中心,對言論及結社自由嚴加壓縮,一群台灣人在一起開讀書會,會被說是搞台獨;一群外省人在一起開讀書會,會被說是搞共產革命;除非本省外省都有,比較容易逃過一劫(彭懷恩的台大回憶錄有提到)。
    並以匪諜檢肅條例、警備總部等工具,造就大量無辜冤獄,不少至少仍案情不明。像我大學憲法老師提到過,他以前一個老師出門買醬油,就消失再也沒回來了;李友邦將軍開會到一半,蔣中正進門就說「你這個共匪,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間諜」,就被抓出去槍斃了(事實上,他妻子才是上海華東局的間諜)。這些冤獄造成的死傷,是不分省籍的,但也有很多是報老鼠冤的烏龍案件,之後我寫選舉分析會提到

   3.一元化教育

    塑造個人崇拜,搞一堆奇奇怪怪的紀念曲出來,並只允許單一價值存在,造成那一代很多人未獲健全人格發展,還記得你我小時後再依些特定日子會放假,然後無線三台就開始狂放送紀錄片嗎?他跟國父的誕辰、逝世的日子都規定為國定假日,形成個人價值和國家綁在一塊,就跟他三次下野,最後都形成國家不能沒有他的情形再次出任一樣,讓人覺得他代表國家,黨國一體、家天下的詭異情形。

   4.忽視本土價值

    過份強調培養大中國意識與大中國認同,而民族很可能正如安德森(B.Anderson)所說,只是想像上的共同體。卻打壓、壓制人口占大多數的台灣本土文化,使得本土文化的傳承大受影響。
    雖然是為了消除族群差異,但以強迫的方式讓民眾使用國語,甚至責罰未遵守的民眾在校說方言(不知道外省方言算不算?),讓很多人倍感歧視與受到傷害,不少人至今仍對童年陰影揮之不去。

   5.吏治不彰

      余登發到南京開第一屆國民大會,發現國民黨的代表公然用金條賄選(副總統選舉),憤而退出國民黨。而光復後接收台灣的部分官員中飽私囊、司法有包啟黃這種亂斷人生死的酷吏、用青天白日換免死的敗家子,讓台灣人有種「走了狗,來了豬。狗還會看門,豬只會吃跟睡」的不良觀感,至今仍有部分老一輩民眾如此認為,稱外省人為外省豬。

   6.有家歸不得的黑名單

    對某些主張台獨、支持共產黨的左派言論人士打入黑名單,形成有家歸不得的本國人流亡海外,對人民的居住遷徙自由權為莫大的傷害。

   7.萬年國會

    因大陸淪陷,造成第一屆代表無法選舉更換,只能用釋字31號、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來延長任期,搞到有的委員已經快不行了還吊點滴開會投票,還修改總統連任限制,蔣家父子都「鞠躬盡瘁」卒於任內,把一家一姓跟國家綁在一起,變相家天下。

   8.違法擴權

    用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的修正,形成連任做到死的總統,又不斷增設人事行政局、國安局、國安會等黑機關擴張總統權力,就算是維護法統不遺餘力的林紀東,也對此事有諸多批評。

   9.律己甚嚴,生活節儉,但到台灣後過著帝王般的生活

     看過他日記的人應該都知道他年輕時在上海的記錄。

()功績

   1.台灣光復

    帶領中國軍民抗日,造成日軍二戰中七成傷亡都在中國戰區,東京大審我國代表更是位列首席,可見國際對國人浴血奮戰的肯定。而台灣也在戰後歸還中國,民國34年10月25日為台灣光復節,台灣重回蔣渭水等人口中祖國的懷抱。
    而且二戰期間,列強舉行14次高峰會,蔣只帶夫人參加一次開羅會議,就成為世界四強之一,雖然有水分在,但也是難得的成果。

   2.實現地方自治

    民國34年抗戰勝利台灣光復,國民政府著手推行台灣地方自治。民國35年,台灣舉行首次省參議會選舉,選舉人不限性別、宗教、職業、政黨、種族、收入,一律平等。符合資格的選舉人達240萬,遠遠超越日本殖民時代。(美國憲法規定自由黑人投票權要五張才等於三張白人票,更別說許多國家原先都沒讓女性有參政權)日本殖民時代,曾舉行街庄議員選舉,不但只開放1/2名額民選,並保障日人1/2席次,而合格選民僅男性、年滿25歲、居住戶籍地滿半年外,需年繳稅金達5圓者方可成為選民,全台660萬人符合資格者僅2.8萬人,多數還是在台日本人,最高票者1295票。
    日本殖民50年,台灣不曾召開選舉過「台灣議會」,國民黨光復第二年,就立刻進行台灣省參議會選舉,日本人跟國民黨孰優孰劣,高下立判。
    民國38年前後,雖大陸情勢惡化,蔣中正仍堅持台灣必須落實地方自治,讓中華民國至少有一塊地方能夠實現憲法所賦予的地方自治權,而未受戰火波及又與大陸隔海而望的台灣,成為三民主義模範省的最佳候選(事實上,也只有這個省)。
    自民國38年開始台灣陸陸續續完成村里長、鄉鎮市民代表、鄉鎮市長、縣市議員、縣市長、省議員全面普選,台灣地方民主自治完成前後只用了不過近十年的時間,就在台灣建立民主選舉的體制,落實地方自治選舉。
    但高玉樹成功當選台北市長一事,鬧得很大,蔣還要「裁定」當選,當時的台北市黨部主委張其昀(建議蔣撤退來台、文化大學的創辦人)因此引咎辭職,形成選舉時黨工買票避免走路的歪風。

   3.衝撞戒嚴體制

    民國38年5月20日台灣省主席暨警備總部總司令陳誠宣佈台灣省戒嚴(當時上海情勢惡化,即將淪陷,台灣民生用品受到影響),進入軍備管制狀態。
    但戒嚴是全面軍管的,就像金馬那樣,但蔣中正堅持推行地方自治,破壞軍備管制,使戒嚴毀了大半,而台灣人民透過選舉產生多位黨外健將,包括吳三連、高玉樹、郭國基、李萬居、許世賢、余登發、郭雨新等人,皆因此而出頭;但仍然使用特務介入選舉、買票,使得選舉的成就打折。如果真的是極權獨裁國家,是不可能出現這種情形的。

   4.逐步實現主權在民

     民國35年召開制憲國民大會,台灣省方面派出代表與會,共同完成制定中華民國憲法(台大法律系某教授:憲法制定時,台灣還被日本統治,所以沒有代表參與。喵的,台下還一堆人相信)。民國361121日,中華民國舉行第一屆立法委員與國大代表選舉,日本殖民50年台灣沒選舉過國會議員,國民黨光復不過2年,台灣就可以選舉國會議員,而且這些選舉都是普選,由民眾一張張選票選出。

     隔年,立委與國大赴南京開會,國大代表選舉出中華民國第一屆正副總統,實現人民參與行使政權,並通過選舉達成主權在民的理想。同年底制憲國民大會召開,台灣省選出代表 赴南京參與中華民國憲法的制定。

     日後黨外勢力之所以可以發聲,都是因為國民黨堅持台灣的民主自治制度,所以提供黨外勢力一條管道從政參政,並對國民黨形成壓力(難道要他們走群眾路線?);同時也讓台灣社會藉由一次次的選舉,學習認識民主、建構台灣民主社會。

     大陸的共產黨之所以對普選與基層選舉興趣缺缺,就是因為國民黨的做法為黨外勢力提供壯大的條件,進而動搖了自身的統治。

     然而,過早的實現民主憲政,卻使得大陸原本就不穩定的情勢更加混亂(當時很多人連選票長怎樣、甚麼是投票都不知道,加上文盲問題,這樣實施民主,我只能說玩很大),最後的結果就是把江山讓給了共產黨。

     國民黨深受刺激,意識到民主憲政的穩定,必須建立在安定的社會環境與相對發達的經濟上,而人民的整體教育素質也是一大關鍵,遍地文盲、局勢動盪、經濟混亂的社會是很難落實民主。因此國民黨決定,暫緩全面民主憲政的實行,繼續地訓政透過地方民主選舉,訓練台灣人民運作民主政治,並大力的建設發展,提升台灣的人民素質與經濟水平,待時機成熟時,就可還政於民。(日本民主也是這樣,日本在明治時代的內閣便長期被笑是藩閥政治,人幾乎都是來自薩摩藩、長州藩,最早推動民主的反而是權力鬥爭失利的土佐、肥前的政治人物,如板垣退助等人,但時至今日,日本女性參政地位還是不高,只要國會有10%就可以上隔天新聞頭版了)

   5.逐漸推動政權本土化

     民國38年政府退守台灣,除地方自治持續進行外,中央法統體系大抵維持南京時期狀態,然而在中華民國幾乎只統治台灣的情況下,中華民國的中央政權勢必要強化與台灣本土的聯結。

     民國50年,新竹客家人黃國書出任立法院長,為首位台籍出身的五院院長,更是當時官位最高的台籍人士,擔任立法院長長達11年之久。民國58年,開放中央民代增額補選,讓更多台灣人士得以進入中央政府體系,並逐步擴大名額,為日後老法統全面退休做準備,以和平漸進的方式,達成政權本土化。

   6.實施土地改革

     通過三階段土改,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耕者有其田等政策,達成農有、農耕、農享,不但提升台灣農業產量,並有效改善政府財政。而被限田的地主們,獲得政府企業股票補助,間接促進台灣工業化,代表如辜家的台泥等。

   7.推廣義務教育及投資教育

     日本殖民統治末期,曾一度實行義務教育,然受戰爭影響未能全面實現,且台日差別待遇並未消失。如台灣人的公學校教材,是一年級讀日本人小學校二年級的課本,但考中學卻是一起考試,這算不算是作弊?

     光復後,政府強力推行義務教育,初期實施六年國教,以掃除文盲、培養國民基礎教育為優先;民國57年有鑑於國家發展需要,將義務教育延長為九年,提升國民整體教育水平素質。並推廣技職教育、普設鼓勵職校發展,為台灣培養出廣大專業技術人才,成為台灣重要競爭優勢之一。

     之後政治經濟環境逐步步入正軌,陸續推動大學在台復校,包括清大、交大、政大、輔大、東吳等校,擴充台灣高等教育陣容;多位黨國元老分別創辦淡江、文化、銘傳、世新、實踐等學校,為提升培養台灣高等教育人才出一份力。

     有人一直說國民黨是外來政權,但試問古今中外的殖民政權中,有哪個政權會提供被殖民地全面、平等的義務教育?

   8.發展台灣經濟

    首先要注意的就是那保住中華民國命脈的黃金,對台灣而言那真的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在大陸局勢逐漸惡化時,蔣中正就秘密令蔣經國、俞鴻鈞運黃金到台灣,那黃金就是政府用金圓券從大陸民眾手上「騙」來台灣的。這些黃金部分拿來軍購保台,部分用來發行新台幣,穩住當時台灣的通貨膨脹,來取代當時跟廢紙一樣的台幣(當時中國大陸用法幣,但大陸情勢不穩,為免中國大陸經濟影響台灣,蔣聽從陳儀建議,在台灣發行台幣,切斷和中國大陸財政的連結,使台灣通膨相對輕微)。沒這些黃金,國民黨在當時應該很難熬到美援,就算在台灣掘地三尺稱到美援,也不一定能在今天還有一定支持度。

     除土地改革之外,蔣中正任內從民國40年代的進口替代、民國50年代加工出口,致力於將台灣經濟朝工業化前進。民國52年台灣外貿開始出超(之前用農產品出口換工業產品進來,加上戰後糖價下跌、設施又因轟炸毀損,使得當時大多是入超的情形),並創造一段10年榮景,民生經濟條件日益寬裕。

     並打通北橫、中橫、南橫三條橫貫公路,完成石門水庫、德基水庫、曾文水庫等重要水力設施。

     台灣曾經代表全中國,從國際社會獲得應該給中國的援助,包括國際貨幣基金(IMF)、世界銀行、國際救災總署等給中國的援助經費。

     光是美國給中華民國的經濟援助,從19506越韓戰爆發到19656月的15年期間,共達148200美元,平均一年一億美元。

     任內推動五次經建計劃,尤其是民國43年獎勵外國人投資條例、民國44年獎勵華僑回國投資條例,都成為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學習模式。

     任內台灣經濟的工業生產總值在1964年超過農業生產值,國民總生產率第一次達到兩位數(12%),台灣開始轉向經濟高度成長期。

   9.妥善運用人才

     蔣中正執政期間,用人以才為先,凡有能者皆用之(但前提是不影響國民黨統治),可以說是以全中國之人力(人才)物利(黃金等物資)來建設台灣,代表人物如下。

     外交有顧維鈞(北洋軍閥底下出身,1946~56駐美大使)、葉公超(1958~63駐美大使)、蔣廷黻(1945~65聯合國大使,1963~65兼駐美大使)、魏道明(1964~66駐日大使, 1966~71外交部長)、楊西崑(非洲先生)等。

     財經有尹仲容(1954~55經濟部長),並規劃1950~1970年代台灣經濟發展藍圖,為當時台灣經濟總設計師、嚴家淦(1950~5458~63財政部長,1963~1972行政院長, 1949年一手策劃推動新台幣發行,為新台幣之父)、李國鼎(1965~69經濟部長,1969~76財政部長)、孫運璿(1945~64任職台電,1967~69交通部長,1969~78經濟部長)、陶聲洋(1969年經濟部長)、俞國華(1967~69財政部長,1969~84央行總裁)、嚴演存 (台灣化工之父,被中共稱為建國五十年來傑出之科學家)

     其他有俞大維等。

     軍方來說,曾拔擢一位台籍上將,為鄒洪、一位台籍中將黃國書,黃國書更曾任立法院長長達11年之久(兩位都是客籍)。

   10.外交獲得援助

    民國38年政府轉進,稱中國大陸是匪區,不久就會滅亡,但到退出聯合國為止,竟然可以讓世界大多數國家承認二十二年之久,我認為這十分不可思議...
    他在外交上是非常具有手段性的,如他邀請舊日軍的皇軍將領組成軍事顧問團,也就是白團,如化名白鴻亮的富田直亮等人,由是可知說蔣中正仇視日本是一種很不正確的說法,今天日本還有人拜蔣中正就是因為他戰後對日本的寬容態度;一方面防備美國搞鬼棄蔣,如用孫立人、吳國禎等取代,就曾經下令蔣經國令手下下演砸毀美國大使館事件,偵查美國大使館內所藏資料是否有顛覆蔣氏政權的意圖。

蔣本身留日,精通日本武士道精神。妻子宋美齡出身美國名門學校,精通美國社交世界。長子蔣經國留俄多年,精通蘇聯共產社會的一切。次子蔣緯國曾留學德國軍校,在中德軍事合作期間中,也曾以德軍軍官身分打過波蘭戰爭,甚至也和前伊朗的巴勒維王朝有過交集。這樣全家人都懂得國際社會的奧妙,就容易玩國際政治的把戲了。其後我國歷任領導人,雖然能夠穩住台北政府,但我國在國際地位卻是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只能半夜走路吹口哨壯膽罷了。

總而言之,我認為他是偉大的愛國者,在中國大陸領導軍民抗日,最後讓中國人打破束縛已久的不平等條約,擺脫次殖民地的命運;反共抗俄的立場與態度讓台灣免於赤化,讓台灣免於大躍進與文化大革命的迫害;另一方面雖然不得不多處掣肘於美國,但也極力維持主體性,不屈服於美國的擺布。

至於教官嗆的,政治系、法律系有甚麼了不起,也不能說他錯,因為那兩個系所的一堆中二,總是喜歡把愚蠢跟甘願被槍使、上前線作砲灰當成熱血與良知在燃燒。

138510093816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的希望之峰學園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radiation
  • 這是以外來政權的立場來評論。這些人是需要維持蔣介石的正當性,否則,以政治難民的身份,如何正當的統治台灣,如何合理化對台灣的殖民?
  • 又崩了嗎?ULoR們可以崩很大、繼續崩沒關係~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 於 2014/07/23 16:28 回覆

  • radiation
  • 對於文末對法律,政治人熱血的批評,不過展示一貫貶低台派發聲者的居心。
  • 又崩了嗎?ULoR們可以崩很大、繼續崩沒關係~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 於 2014/07/23 16:28 回覆

  • noname
  • 台派? 那是什麼? 可以吃嗎?
    老闆我要一份蘋果派!
  • 告訴我當時有多少台籍菁英可以保衛國家、治理國家的,不然丟一段師樞安的話就可以不用理它們了,師樞安真的是先知

    大老師比企谷八幡 於 2014/06/03 11:18 回覆

  • 訪客
  • 綠營及其支持者(台灣派、台派)喜歡標榜什麼「台灣意識」、「台灣主體性」,結果咧?一遇到日本,就俯首稱臣!
    什麼「台灣意識」、「台灣主體性」,原來都是綠營及其支持者(台灣派、台派)的豪洨!
  • 訪客
  • 反資反帝學生連帶2013年五一國際勞動節宣言
    2013/05/01 反資反帝學生連帶

    五一國際勞動節緣起

    1886年5月4日,從5月1日開始罷工爭取八小時工作制的工人,在美國芝加哥乾草市場集會,抗議警察在5月3日射殺兩名罷工工人。當警察開始驅散集會時,不知名人士向警察投擲一顆炸彈。在爆炸和隨後的槍擊之中,七名警察死亡,至少四名民衆死亡,數十人受傷。當局遂以此為藉口,羅織罪名逮捕起訴工人領袖,對整個以德裔、波希米亞裔工人為主體的當地工運,進行長達八個星期的搜查和鎮壓。
    結果,八名無政府主義者「密謀」罪成,七人被判死刑,一人被判15年徒刑。州長改判兩名死囚無期徒刑,一名死囚自殺,其餘四人在1887年11月11日高唱《馬賽曲》走上絞刑架──是為「乾草市場烈士」。期間,資產階級及其媒體全力配合當局,造謠誣衊工人運動,主張必須消滅激進分子。
    1889年召開的第二國際第一次大會,為紀念在1886年運動犧牲的烈士們,決議在1890年5月1日舉行要求八小時工作制的國際性工人集會,即首次五一節。次年,5月1日正式成爲國際工人階級每年一度紀念先烈和誓師繼續戰鬥的偉大節日。

    今天的困境、任務和展望

    在第一個五一節已經過去了123年的今天,真正的八小時工作制,對世上多數的勞動者來説,仍然是一個理想,而剝奪工人勞動成果和壓迫勞苦大衆的資本主義制度,則又陷入了世界性危機。
    然而,自1990年代蘇聯東歐資本主義復辟以來,共產主義運動──即工人階級自我解放、推翻資本主義、向富足的無階級的人類共同社會進發的運動──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
    資本帝國主義在國際上橫行無忌,僅存的號稱社會主義國家逐步資本主義化、走向工人階級重整社會主義或資產階級統治復辟的臨界點。
    在意識形態上,帝國主義資產階級的「民主」、「自由」──即保障少數資產者統治、剝削、壓迫多數勞苦大衆的形式民主制,成爲了不少人心目中的「普世價值」。
    階級意識、歷史和運動傳統的空前失落,使在資本主義世界危機之中,學業職業生活壓力日益增長、苦無出路的年輕人,不是進一步肯定資本的競爭邏輯,就是陷入無望頽廢,或被吸納進各種改良主義的甚至反動的「社會運動」之中。
    面對如斯慘痛和荒謬的形勢,勞苦大衆要有效反抗和徹底終結沒落中的資本主義的各種暴行,就必須重新掌握階級鬥爭的歷史教訓,為重新確立工人階級的獨立階級意識、組織和國際性的革命政治力量而做準備。
    在這個勞苦大衆生活環境日益惡化的年頭,越來越多資產階級的政治代表(主要是小資產階級民主派),開始自稱「進步」甚至「左翼」。
    這些號稱左翼的人物和團體,無視和扭曲歷史,宣揚資產階級民主制,可以通過福利立法,成就據説勞資兩利、貧富不再懸殊、甚至經濟不再蕭條的「公義社會」。他們一方面推銷福利主義的空頭支票,另一方面鼓吹「本土優先」,製造在他們的領導之下,勞苦大衆可以在排斥「外敵」之餘,還可以同大老闆們平起平坐的幻想。
    疑似左翼之中,更不乏以「馬克思主義」詞彙包裝本土改良「論述」的人物。用列寧的話說,他們「『安慰』和愚弄被壓迫階級,同時卻閹割革命學說的內容,磨去它的革命鋒芒,把它庸俗化」;在階級意識和歷史失落的情況下,「一切社會沙文主義者都成了『馬克思主義者』」。
    要走出這個困境,則必須溯本清源,整理階級解放理論的基礎和階級鬥爭的歷史教訓,批駁本土改良主義者們在理論上和路綫上的種種歪曲和誤導,揭露他們為資本主義甚至帝國主義辯護的真面目,為集結志同道合者,形成群衆性的政治力量做準備。

    本土改良主義是帝國主義的產物

    以1950年代朝鮮戰爭爆發和美國全面扶植國民黨政權為契機,台灣的左翼革命運動遭到了滅頂之災,一整代左翼分子被槍殺或長期監禁。在帝國主義的卵翼之下,國民黨政權通過長期的反共反華親帝洗腦教育,徹底改造了台灣人民的民族和階級認同。
    在左翼思想和運動處於真空的1960年代中,開始出現了訴諸美國支援的反國民黨政治力量,逐漸形成黨外運動。在1980年代末期冷戰結束和解嚴後,號稱本土的右派勢力徹底控制了黨外運動的主導權,成爲後來的民進黨。
    以「本土利益」為主要吸票手段的民進黨的「終極主張」,是「台灣獨立」。據説,同中國一刀兩斷,就可以使台灣成爲一個「正常的國家」,並以此為基礎推行各種促進社會進步的改革。
    然而,這是十足十的誤導。從1950年代開始,美國就一直在主宰着台灣,台灣實際上是美國的新殖民地。在這個情況下,脫離中國「獨立」,實際上只能是台灣永遠淪爲美國「屬國」的結果。
    更不用説,台派所主張的獨立台灣,儘管加上了「多元公民社會」等一類僞裝塗飾,在實際上還是極少數壟斷資本家統治、剝削、壓迫多數人民的體制。台派以拒絕「中國官商資本」為幌子,實際上就是要維持台灣被帝國主義和壟斷資本統治的現狀。
    有些以「台左派」自居的人士聲稱,他們主張「建立一個獨立的社會主義國家」。然而,這是比主流台派更加荒誕的説法。因爲要在台灣建立「社會主義國家」,除了要脫離美國宰制之外,還要徹底瓦解現存的國家機器,建立以武裝勞動者為基礎的、全新的無產階級國家體制。
    衆所周知,台左從來只會反對「中國帝國主義」,除了私底下哼幾聲「我們也反美資台資」之外,在一切重要的公衆議題,例如親美日資本壟斷輿論、美國對台輸出核電、美國對台強制軍售等等,台左不但完全沒有任何反帝(即將美國對台灣的種種壓迫,指明是美帝統治台灣的結果,並主張結束這種狀態)言論,還被親美日的壟斷資本媒體奉為英雄。所謂「台左」,只是一個自欺欺人的標簽而已。
    假若台灣工人階級發動推翻資本主義的革命起義,那除了台灣國家機器會開始血腥鎮壓之外,美國也會準備直接介入。近半生産基地在中國大陸上的台灣資產階級,也會聯絡各方反動派全力扼殺。屆時最有力量可以挽救台灣工人起義、徹底剝奪台灣資產階級的力量,就是中國大陸的工人階級。
    由此可見,台灣的勞苦大衆,只能通過聯合對岸的勞苦大衆,才能徹底脫離美帝國主義的宰制、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也就是說,只有通過在革命基礎上的兩岸聯合,台灣的勞苦大衆才可以奪取社會的主權、實現真正的自主自治。
    在對岸,以台派爲師的所謂香港「民主派」及其「左翼」,以及大陸的「自由民主」人士,販賣的是大同小異的藥方──用帝國主義認可的普選議會取代中共政權,選出「進步政黨」的議員,就可以同擁有主要生産資料、宰制勞動者一生的大老闆們,「平等坦誠」地「商討」「公義合理」的「財富再分配」。換句話說,這些人認爲,反對中共官僚政權的資本主義化路綫的辦法,竟然就是推行......徹底的資本主義「民主化」。
    尋求出路的青年學生和勞苦大衆,可絕對不要上當!站在勞苦大衆的立場,台灣的「民主化」,與其説是「華人社會的典範」,倒不如說是反面教材。讓我們直面嚴峻的困境,一同探究階級解放運動的成敗利鈍,開始新的征程!
  • 台派的真面目
  • 恐懼與混亂只有讓人不得自由:評《自由人宣言》
    《隋大每月評論》No.12 2013年5月1日 趙剛

    2013年4月21日,「台派」著名知識分子吳介民教授及其合作者發表了《自由人宣言》。之後,在23日辦了一場座談會,其中姚人多教授亦是受邀與談人之一。我這篇評論以及感懷,就從姚人多的發言講起。
    1聰明
    姚人多是一個聰明,非常聰明的人。而且,相對於吳叡人或吳介民,他不讓我害怕。
    睿智而不讓人恐懼,是我讀姚人多在4月23日「自由人宣言研討會」的發言逐字稿所得到的最突出印象。我琢磨它何以如此,結論是發言者知道學術與政治的複雜關係,以及因此而產生的政治現實感。用韋伯的術語也許能說得更清楚:姚人多的政治發言展現了在「信念倫理」與「責任倫理」之間的稀有平衡感,這樣一種姿態讓人覺得他聰明而不可怕,雖然我一點兒都不同意他的黨派立場。
    先說他聰明的部分好了。姚人多的發言被笨笨的媒體所擷取的部分,例如「台獨、建國等口號已經失去市場」、「民進黨無法提出一個和九二共識等量齊觀的替代物」……,並不是我所謂的「聰明部分」。姚人多聰明在於,他禮貌地質疑(甚至顛覆)了《自由人宣言》的立論基礎。當吳介民等人為了宣言故,說「台灣人民在現正實踐中的共同信仰是普世的自由、人權與民主價值」時,姚人多說「台灣社會是非常保守的。因為台灣人民在思考兩岸政策的時候,priority是經濟利益,政治、人權是排在後面的」、「台灣人投票是不看人權的,台灣人投票是看鈔票跟關係」。這個關於「台灣人民」的認知的巨大差異,使得姚人多深深懷疑「人權共識」用來取代「九二共識」到底有沒有說服力:「在政治市場和政治行銷有沒有賣點?」、「怎麼轉換成政治語言?」……。姚人多一方面說他佩服吳介民的努力,信念上他完全同意,但這畢竟是缺少了責任倫理以及手段理性的書生論政。姚在發言結束時,指出這個「人權共識」其實是一個不現實的論述,「不要說拉近[它]和國民黨的距離,[就算是]拉近跟民進黨的距離,這個在我看來都還要透過非常非常大的努力才有可能實現。」
    說完姚人多的聰明部分,也等於說明了他何以不讓人怕的原因了。因為我們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種不可妥協的頭巾氣、教條氣與使徒氣,以及一種獻身於一道遙遠的彩虹的壯美。他有他的目標,但他也更在意如何搭一道橋通往彩虹。雖然他畢竟沒有指出這個橋如何搭,就以「我的comment就到這邊」嘎然而止他的發言。
    2害怕
    港都夜雨型的吳叡人教授其實還不太讓我害怕,我在他身上看到一種孤獨與頹廢,以及在這種狀況下對自己生的氣以及一種矛盾的「霍然而起」、「豁出去了」,甚至「與汝俱亡」。這種意志主義雖然也可怕,但因為相對了然、相對直接,所以也就不那麼可怕了。
    相對而言,義無反顧型的吳介民的《自由人宣言》讀起來,則讓人害怕。而歸根究底,是因為它在普世價值的語詞的字裡行間中充滿了一種恐懼者的激情。「人權」話語其實是一種門面,它要面對的是戰爭與和平問題:如何讓中國不因台灣獨立而打台灣?於是吳介民等為他們認定的貓掛上了這串人權鈴鐺。我要質疑的是,可以透過這個方式來解決對於戰爭的恐懼與和平的期望嗎?可以以一種傲慢與偏見對待你的「鄰人」,而同時追求和睦嗎?
    《自由人宣言》宣稱要追求兩岸的和平乃至東亞區域的和平,對其內在動機,由於方法論的限制,我不質疑。但是,通往地獄的路往往是由善意的磚塊所鋪成的。他們似乎是想要透過積極地介入中國大陸的「公民社會」來影響兩岸關係的走向,這比民進黨長期的「鎖國」要強太多了。但是他們真的是向前進呢,還是在退後時唱著進行曲呢?據我看,吳介民等打算去台南,卻往基隆開。
    「在中國人權狀況尚未徹底改善、政治體制尚未民主化之前,雙方不應進行任何具有政治意涵的協商。」
    「兩岸人民都成為真正自由人的時候,才有可能在各自人民自決的前提下,開始思考是否發展聯邦、邦聯、國協、東亞區域聯盟,或其他具備憲政主義的新形式。」
    「在雙方的民主憲政都還未落實之前,我們反對兩個政府之間以所謂「和平協議」來處理兩岸關係……」
    「自由」、「民主」、「人權」於是在吳介民等的話語中,都取得了一種絕對的高度、一種無可置疑的價值、以及一種傲慢姿態。吳介民有一種和龍應台一模一樣的「文明與野蠻論」,自居「文明」,鄙視對岸為「野蠻」──雖然這個詞隱而未發。《自由人宣言》因此可以說是《文明戰爭宣言》或《東亞十字軍宣言》。它可以是宗教,甚至可以是「學術」,但它不是政治,因為這裡頭我們看到了吳介民等的「自由基本教義派」的無克制袒露。但是所謂政治,我們必須說,不是敵我不共戴天的零和鬥爭,而是在不完美的狀態下所進行的對話與妥協,這裡頭牽涉到兩難的決定,牽涉到手段與目的的連鎖,牽涉到對人民大眾的責任。是在這個對照意義上,我愛慕姚人多的某種政治智慧,而恐懼於吳介民等的道德純粹主義。
    道德純粹主義讓人昧於歷史與真實。當吳介民等要求中國趕緊文明化起來、好解除因台獨而可能面臨的戰爭壓力時,他有一個虛妄的預設。他認為「人權國家」之間是不會打仗的,這其實是和「有麥當勞的國家不會和另一個有麥當勞的國家打仗」是一樣的無意義。美國不會和英國打仗,但美國以「人權」之名顛覆、侵略、施行「國家恐怖主義」的記錄,那真是罄竹難書啊。吳介民等大概從不讀Chomsky吧!吳介民等完全是從第一世界的觀點來看世界,當然就在看兩岸之間的緊張時,故意不看美國因素與日本因素。關於這個討論,澳門大學的劉世鼎前幾天在臉書上有很好的討論,可以參考。此處就不多說了。
    3呢喃
    《自由人宣言》的可怕之處還在它對於「自由人」的資格認定的暴力。海峽兩岸,誰是自由人?吳介民等的答案雖然被隱藏起來了,但畢竟還是很清楚:台灣至少有一半的人民不是,而中國大陸只有少數的公知或維權人士才是。中國大陸的算法理路很清楚,台灣怎麼算出來的呢?凡是有國家認同問題的(即,不認同台獨建國的),都還不是自由人。起先,吳介民在這個宣言裡,很掙扎於到底要不要買「中華民國派」的帳,要不要承認他們?他也許想,如果不承認,那不是又回到台獨族群主義基教派的立場了嗎?於是他們一方面說「台灣/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國家」,算是給了中華民國派四顆栗子了。但隨後,他們卻搖身一變,又從根本上否定了「中華民國」,說「《中華民國憲法》與台灣憲政實踐的實況至今仍存在尚待跨越的鴻溝」,而將來要讓「台灣邁向健全的憲政國家,是台灣人民需要戮力完成的時代任務」。在否定了《中華民國憲法》的同時,吳介民等展開了對至少一半的台灣人民的批判:這些人,因為「威權統治的教育灌輸」,仍有「國家認同的混淆」,從而顯然夠不上「自由人」。又,吳介民等說,只要人民是自由的,那麼將來任何的選項才有合理的基礎。那我用你的邏輯來說,統一不應也是一個合理的選項嗎?你們為何要代表人民預先排除這個選項呢?理據何在?難道宣揚自由的人就有資格認定誰是自由的嗎?
    因此,《自由人宣言》並不是一篇自由主義宣言(即,只論普世價值不談統獨不談認同);它表面上是,但實際上它仍然是在統獨與國家認同的原地打轉,繼續呢喃。這樣的一種表裡不一,使人恐懼。
    吳介民等在說台灣目前政府的統治正當性有問題時,他們的解決之道是重新制憲,改為台灣(國)憲法。說自己正當性有問題,問題不大,總是自我批判嘛!但是就當吳介民們擺出一副要和對岸和解的誠懇姿態時,他們卻又馬上魚藏劍般地遞出了一串當世聞所未聞的攻擊話語:「依照『主權在民』的基本原則,中國的主權也尚未獨立,因為一黨專政的國家沒有真正的人民主權。」這麼說,當代很多很多的反抗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的第三世界國家,僅因為不符合西方的憲政或政黨政治的標準,就是主權沒有獨立嗎?這且不說,主權也者是現代民族國家體系的一個概念,而非內政概念。而吳介民等混淆一氣,實屬不學,就算是按照他們自己的標準──「憲法是在人民的民主程序下所制訂的才有主權」,那麼美國也沒有主權啊,美國憲法是在沒有婦女、勞工還有黑人的參與下制訂的。而且,就算不說憲政緣起好了,只說憲政實際好了,美國或台灣有給予移工政治表達權嗎?你們會說,喔,他們是外國人,那你的「人權」觀念就不是你們所說的「普世價值與行為規範準則」了嘛!吳介民等在呢喃他們的自由與人權時,完全失去了社會與歷史大脈絡:資本主義與民族國家雙重體制的暴力。
    另一個重要的沈默不語是關於美國的。當他們說「各國競相發展軍備,只會讓東亞區域陷入更加緊張的『安全困境』。各國以武力回應邊界糾紛,並以大國武力冀求平衡,帶來的只是假象的和平,得利的是大國保守勢力和軍方及其對區域的主宰,受害的是各國人民與公民社會」這樣的一段話時,怎麼我就沒讀出這也應該指向美國呢?我希望我讀錯了。如果是這樣,我很希望吳介民等能向我們宣言讀者進一步說明,你們是如何看待「美國重返東亞」這一現象對區域的戰爭與和平的意義。
    顯然,對你們而言,美國在東亞的在場、在沖繩、日本與南韓的基地是必要的,因為它是讓東亞各國「不安」的「中國因素」的必要「制衡」。
    《自由人宣言》的核心所指,翻成白話,其實不外乎這一句針對國民黨或馬英九的話:在「壞蛋」真正絕對變好之前,台灣絕對不能和他簽訂「和平協議」,因為這會讓台灣在封鎖圈中被其他國家(尤其是美國)所懷疑。這是吳介民等在《自由人宣言》這面獵獵作響的大旗之下的核心焦慮與恐慌,從而「人權」、「民主」、「自由」、「自由人」等其實都不過是這個恐懼與焦慮下的混亂呢喃。而我,竟然花了一個下午針對這個呢喃大發評議,我的書卷氣也未免也太不可救藥了。但是,我相信我這篇文字至少能達到一個效果,那就是: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台派」比「獨派」更進步。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